最新 地图

古宅骇事VIP

类型:悬疑侦探标签: 勇猛 完结
简介:

一间破旧不堪古宅,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一对兄妹薛国平、薛丽萍的痴心错付冤孽,酿出杀了人之祸,随即薛国平易容术为薛丽萍之夫-王德顺。而幸免于难不幸遇难,经历过火灾毁容后的王德顺终究会回去报此血海深仇 古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掩开门的声音,你一定联想的到这是间多么古老而又破旧的宅子,在如今发展日益猛进的几天,城市里很少还有这样的宅子,但是在江南一带的某些小镇,这些年代久远的破旧古宅还尚未被拆除。宅子里摆设依然完好,原本这里居住着一家四口,而现在,宅子里却空无一人,不要以为这宅子里的人死了,他们只是搬去了另一个地方居住,至于搬迁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点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创建:2021-04-30 12:57:37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四章 梦中梦 更新时间:2021-04-30

。。。。。。。。”(薛国平)说着顺手取出来衣袋里的那两万块钱,“但是,我在那宅子遇到爹了。”  “你爹?。。。。。。在那宅子?。。。。。。”薛丽萍自那事后实际上也没没见过王庆丰父亲了,而已明白王庆丰父亲他已癫狂,没个定所,王庆丰平时里也极少提“那人觉得宅子怎样?”。...

精彩情节

  不过事实上王德顺果真没有死,那天大火的高温炙烤着王德顺促使他惊醒过来,才幸免逃脱,只是皮肤已有多处烧伤,尤其是脸部,几乎可以说已经毁容了。王德顺经历了这么一番,当然很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他是受害者,也是幸存者。

  傍晚时分,小镇上又刮起了大风,小镇上一般到了傍晚之后,街上就几乎就看不见人了。更何况外面开始刮大风了,街上死寂的让人感觉阴森恐怖。从松动的门窗和外面树叶发出的声响可以听出外面的风刮的有多猛烈。刮风的声音在这小镇上是最为恐怖的,不单单只是门窗和树叶的声响,里面还夹杂着叫喊声,甚至可以听到废弃屠宰场发出的恐怖怪声。叫喊声是那个神经不正常的老人发出的。也许他是因为寂寞。也许他是因为内心的恐惧。也许。。。。。。。。。。。。。至于屠宰场内发出的恐怖怪声是风刮的屠宰场内的陈旧器具而发出的,那些早就生锈破旧不堪的烧烂了的铁架,应该是挂猪样之类牲口的吧。如今当然没有猪羊的肉挂在上面,只有一副不成模样的铁架,在风中摇曳,发出那种听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声。

  第二天当众人得知,屠宰场昨天突发大火,并将薛国平烧死,但是同在场子内的薛丽萍及王德顺却安然无恙,不免有些疑虑,但是也没有人过问,也就这样过去了。当得知爱子去世消息的薛国平父亲阿瞒一病不起,他当然全不知情,以为儿子真的惨死在火海,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代替王德顺的薛国平没有想到事情会弄成这个地步,懊悔不已,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啊。薛丽萍也因为这件事良心不安,开始责怪薛国平。“都是因为你,现在搞成这个样子,我真是后悔啊。”“当初也是你同意我这么做的,现在事情都已做了,还能怎么办?”

  傍晚时分,外面又刮起了大风,和上一次一样,门窗声、树叶声、叫喊声以及屠宰场的怪声混杂成一片,街上当然已经连个人影都没有了。“吱。。。。。。。。。。。。。。。。。嘎。。。。。。。。。。。。”又是那阵掩开门的声音,一个影子飘进那间古宅,紧接着又是那阵熟悉的叫喊声:“回来了。。。。。回。。。来了。。。。。。。。。”那是疯了的王昭明又在思念妻儿了。仔细端望,宅子里并只是他一人,另一人静静的坐在木椅上,没有说话。那人就是死去的王德顺,他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其实大家也早就知道王德顺并没有真的死,在火灾当天,王德顺被高温炙烤缓过神脱离了火海,这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是由于或是凶猛,他的脸部已经被烧的无法辨认了,双腿由于当天被摔落的铁架重重压着,走路已经很吃力了。所以你刚才看到的好像是个影子一样飘进宅子的。

  大约就这样安静的过了一个多月,尽管众多街坊也似乎察觉到了有些蹊跷和古怪,但也不好说什么,直到有一天,街坊突然传闻出王德顺是个鬼呀。这话从何而来?好端端的人天天见到的,怎么可能是个鬼呢。搞的人心惶惶的。原来,王德顺从火坑里逃出来之后,被卖小菜的阿莲发现了。虽然那天看不清从大火之中的屠宰场爬出来的那个人的模样,但好歹也能从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声中认出是王德顺的声音,但又想到王德顺又没经历火灾,好端端的活着于是也是疑神疑鬼,不敢多说什么。

  王德顺脸部皮肤严重灼伤,伤口是不能见阳光且不能经风吹的,他也无处可去,因此每次外面刮大风之时,王德顺也只能回古宅歇脚。当他看到自己年迈的父亲已疯癫,知道是因为以为自己的落难去世而变成这副样子的,心中很是悲痛。又想到那天妻子薛丽萍递水欲要送他去一条不归路,又是无比悲愤。心中暗暗对自己说,这个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报!

  这个老人姓王名昭明,镇上人,其实他是这古宅的主人,是宅子一家五口之一也是最年长的,他的妻子名叫张爱玲,他有个儿子今年应该是28岁,叫王德顺。王德顺经别人介绍娶了杀猪的阿瞒的女儿薛丽萍为妻。不是说王昭明的妻儿早在一年前就过世了吗?其妻确实已不在人间,但儿子、儿媳却还尚在,也就是搬迁了新居的两口子,至于他儿子王德顺,街坊传闻说他是鬼,其实早在一年前也已经死了,现在的王德顺其实不是本人,而是薛国平。只是薛国平做了整容替换了王德顺。那薛国平是何许人也?薛国平其实是杀猪的阿瞒的儿子。也是薛丽萍的哥哥,薛国平一直喜欢他自己的妹妹,而薛丽萍对其哥也有好感,于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杀猪阿瞒去了外地,屠宰场事务都是交给薛国平和薛丽萍打理,王德顺是薛丽萍的丈夫,不时也会过去帮忙,每当薛国平看到王德顺过来帮忙和薛丽萍有说有笑,心中很是愤怒。恨不得将手中的刀一下挥出去砍下他王德顺的脑袋。待王德顺离开,薛国平将自己的愤怒告诉给薛丽萍,并执意想要杀害王德顺,“丽萍,你我已经到了这个份上,纸是包不住火的,趁爹现在不在,不如把那王德顺。。。。。。”话没说完,薛丽萍就仿佛知道了他的意图,“这如何使得?他毕竟是我丈夫啊。”“事到如今,没别的办法啦”薛国平边说边摸薛丽萍的肚子。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了一番,看样子,薛丽萍定是怀上了,还不是王德顺的种。却是薛国平的,这可真是造的什么孽啊。

  吱。。。。。。。。。。。。。。。。。嘎。。。。。。。。。。。。又是那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掩开门的声音。这?不是从那间破旧古宅子里发出来的吗?那间宅子不是已无人居住了吗?为何。。。。。。。。。。。。。。。。。。。风,是风刮的。正当以为又是刮风而掩开了门发出那阵吱嘎声,一个影子飘进了那间宅子,紧接着里面传来一阵叫喊声:“回来了。。。。回。。。来了”不错,这个声音不是别人的,正是那个精神病患者的,他为何出现在这宅子里?他到底是人是鬼?

  代替王德顺的薛国平日渐觉得自己分若两人,如此生活固然太累。晚上时常做噩梦,且好几次在梦中惊醒,梦到的不是别人,正是死去的王德顺,挥刀欲要杀死他。于是,代替王德顺的薛国平和薛丽萍打算搬迁到比较热闹一点的街市来摆脱心里的这段恐惧。迁移到了新居,古宅自然就空出来了。宅子里的东西没有迁移,依然摆设在原地。大概(薛国平)注:下文用括号括着的薛国平指的就是代替王德顺的薛国平】屋内的物品是可以携带死者灵魂的。不管传说是真是假,反正(薛国平)是一样没有搬走。新居的所有物品都是重新定制的,木匠当然还是那姓何的,(薛国平)这一点还是做到的。

  吱。。。。。。。。。。。。。嘎。。。。。。。。。。。。。。。。。

  待王德顺回来,薛丽萍倒了一杯水给王德顺,王德顺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常伴枕边的女人竟会要谋害自己的性命,喝完水便又帮忙干活了。大约过了10多分钟,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于是便和丽萍说:“丽萍,我可能累了,犯困,我先回去歇息了。”丽萍心知肚明,当然知道是给他喝的那杯水里的迷药发挥了作用,就随他去了。王德顺自感觉得到不对劲,手足无力,意志消沉,正要打算询问丽萍刚才给他喝的是什么,可话未出口人已躺卧在地,眼皮塔啦下来睡死了过去。薛国平见此情形,得意地瞄了丽萍一眼。“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事到如今都已做了,就干脆来个毁尸灭迹。”随后一把火烧了整个屠宰场。薛国平可真不是一般的角色。谋害了王德顺之后知道此事掩盖不了,就干脆去做了易容,替换王德顺。当然死去的就变成了薛国平。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掩开门的声音,你一定联想的到这是间多么古老而又破旧的宅子,在如今发展日益猛进的几天,城市里很少还有这样的宅子,但是在江南一带的某些小镇,这些年代久远的破旧古宅还尚未被拆除。宅子里摆设依然完好,原本这里居住着一家四口,而现在,宅子里却空无一人,不要以为这宅子里的人死了,他们只是搬去了另一个地方居住,至于搬迁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迁至了新居的(薛国平)总算安稳的睡了几个好觉,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比噩梦更可怕的噩梦才刚刚开始,王德顺的归来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王德顺的身体日渐恢复,双腿比起以前稍稍灵活了一点,整个面部已经面目全非了,声音也因为火灾烟熏的缘故,变得极其嘶哑,就算走在街上,也没有人再能认出此人就是一年前死去的王德顺。因此王德顺也没有什么顾虑,只要不出太阳或没有刮大风,就会出现在街上。(王德顺的脸部灼伤部位是不能见光和经风吹的)那天王德顺在街上墙角看到一张房屋出售的告示,那房屋竟然就是自己家那间古宅,(薛国平)不知道何故,欲要将那间古宅卖掉。而当他看到告示下的落款是王德顺薛丽萍之时,又不觉好笑,我什么时候打算出售自己宅子了?呵~但随后他的表情又变的极为难看,“莫非。。。。。。。。。。。。”其实王德顺心里是很有数的,自己都经历了这一段,还会看不出来吗?王德顺想着心中早已有了打算。

  虽说是搬迁,但也只是搬去了离这宅子相隔不远的相对热闹的街市。这里原本是个农贸市场,去年整个农贸市场迁移到了镇中心,因此,今天的这里也失去了往常的热闹。但相比那间古宅坐落的小巷却好的多。一些小贩不知道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还是由于没有能力跟随着迁入到新的农贸市场,每天清晨依旧会在这里摆摊。农贸市场背后原本是个屠宰场,屠宰场在去年发生了一场大火,如今的屠宰场也已面目全非,除了废旧了的烧烂的铁架,可能也找不出比这更完整的东西了。

  “好,明天傍晚时分带你去看一下宅子!”

  王德顺的父亲王昭明虽然白天在外疯疯癫癫,但每逢刮风的日子他会回到宅子,似乎知道王德顺会回来,但他终究是疯了,如今他儿子王德顺真的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也嘟囔了不知道多少句“回来了”可也只是思念的话语,他全然不知他现在面前坐着的这位就是他的儿子,他日思夜夜盼能够回来的儿子——王德顺

  代替了王德顺的薛国平心里有鬼,当然住不惯这破旧古宅,于是和薛丽萍搬迁到了离这不远的相对于热闹一点的街市,王昭明的疯颠正如他所愿,也不必为了装他儿子怕露出破绽而犯愁了。对于他来说,倒成了件好事。

  “回来了,又回来了。。。。。。。。。。。。。。。回。。。来了。。。。”一个颤抖的声音发自一个年过半甲的老人。他每天都出没在屠宰场附近,其实你根本不用理会他所说的话,因为他是个精神病患者,听街坊说,他的妻儿在一年前就去世了,他承受不住如此大的打击,整个人整天峰峰颠颠的,就像你现在看到他的这幅样子。至于他嘴里不时嘟囔着的话“回来了”应该是因为思念妻儿而说的吧。


古宅骇事全本  


相关资讯

第九章 托梦 更新时间:2021-04-30

乎都要奔溃了。  那就那本“鬼书”可携带着张张爱玲的灵魂,经过这几天所突然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来看,好像其中必定暗藏玄机着某种玄机,(薛国平)是万般无奈之下,准备翻看这本“鬼书”看个究竟。原来书中的女主角虽是了结婚了了,但确实是深爱着另一个男的,结果不小既然那本“鬼书”携带着张爱玲的灵魂,经过这几天所发生的离奇的事来看,似乎其中必然暗藏着某种玄机,(薛国平)也是万般无奈之下,打算翻开这本“鬼书”看个究竟。原来书中的女主角虽是已经结婚了,但确实是深爱着另一个男的,结果不小心被丈夫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并将其毒死。她死后还念念不忘自己深爱着的那个男的,化作灵魂的她仍将与那个人重续生前那一段姻缘。等等。。。。。。(薛国平)看到这,又将目光一字一句的扫了回来,停在了“结果不小心被丈夫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并将其毒死”这几个字眼之上。“毒死?毒死,原来书中的女主角并非死于非命。”(薛国平)似乎从中感觉到了什么,“莫非。。。。。。莫非王德顺的母亲也是死于非命?。。。。。。看我说的,王德顺母亲身体一直就差,生了重病,因病而去世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除非。。。。。。里面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到此不觉一阵冷风袭来,打了个哆嗦,只见从门外飘来一个身影,那人便是薛丽萍,不,此时应该说是张爱玲附身比较合适。目光无神,表情冷淡,脸上还留有尚未退却的那极不自然的笑容,缓缓地往这边走了过来,仿佛并没有看到(薛国平)而欲要往那张木椅上坐上来。(薛国平)见此状只得站起身来,挪动着两膝将木椅腾出来,张大了嘴巴,满脸诧异地盯着薛丽萍。薛丽萍随后坐上了木椅,又翻起了那本“鬼书”这一次(薛国平)算是看清楚了。“天啊,她这哪是在看书啊?"只见薛丽萍右手拖着厚厚的书页,一个劲的翻着,双目视线全然不在这本书之上,且翻的频率快而不乱,极为匀称。突然又在某一页停止了翻动。将书放回桌上,走回卧室自个儿爬上chuang又开始睡觉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安逸,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第十章 开棺验尸 更新时间:2021-04-30

吹着觉间有些冷意,(薛国平)回屋披起了一件外套后掩登门回去。薛丽萍回来拾掇碗筷,见(薛国平)要回去便问着:“这一大清早的,要去哪啊?”  “哦,回去去走走,在家里闷的荒。”  “看你平时在家里也不做啥,还会觉得闷。”薛丽萍用抹布使劲地地抹着桌子,看起来“哦,出去走走,在家闷的荒。”。...

第七章 死者的灵魂 更新时间:2021-04-30

  (薛国平)刚才是为了掩饰自己故而随手拿了几本书籍,可却没想到拿到的偏偏是这些足以让人吓破胆的鬼书。(薛国平)还真以为是自己撞了邪了,吃惊地死死盯着那本书。其实自修补漏水...

第八章 还魂夜 更新时间:2021-04-30

在这一页,又不太可能会是薛丽萍昨天趁自己熟睡中偷偷的出来翻阅这本书。可(薛国平)的记忆中书是的确实确合上的,放回桌上后还时不时的回过头望过几眼,却现在的面前的却是书的确实确又是再打开着的。想起这,(薛国平)又试着将书合上,随即书又系统自动左右键开去回了到了晚上,(薛国平)半睁半闭着眼假装睡觉,等待事情的发生。躺在身边的薛丽萍早已熟睡了。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指针也指向零点,(薛国平)神情紧张起来,大家都知道此时的时间点意味着什么,当然(薛国平)也很清楚。房间内很安静,静的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薛国平)尽量放松自己紧张的心情,调节自己的呼吸使之匀称,但处于恐惧和紧张之中的他连自己都感觉到呼吸声越来越重,心跳声也逐渐加快了。房间里的气氛很压抑,然而依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以往那一阵翻书的声音也未曾听到。(薛国平)自认为可能是自己平日太过于紧张造成自己多虑的缘故,再加上夜已至深,也不免有些困倦之意,于是便准备盖上被子睡了。而正要睡下之时,另他震惊的事发生了。熟睡在身边的薛丽萍竟突然起身下床,目光呆滞地独自走出卧室。也没有回应(薛国平)的叫喊。仍一言不发地继续走着。月光洒在她的脸上显得很白,白的让人感到可怕。(薛国平)见她未搭理自己,于是也只好下床紧随她其后。薛丽萍脚步轻而均匀地朝外走去。突然在桌旁停下脚步,坐上那张板凳。像是在开始翻动那本书籍。由于光线暗淡,(薛国平)并不能看到薛丽萍翻书时的表qing动作,只是耳边又响起那阵“哗哗”的翻书声,频率依旧如昨晚一样很快。待(薛国平)想要再靠近点看个仔细。那翻书声又停止了,薛丽萍起身又朝屋外走去。“这么晚了,会是去哪里?难不成她是在梦游?”(薛国平)欲伸手将她拉回,心中突然想到:处于梦游状态下的人,其思想意识完全处于梦境之中,若将其惊醒,使之从梦境中强拉回来,可能会对其产生伤害。于是将伸出去的手缩回。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跟着薛丽萍,看着她将会去往何处。“该不会是去那古宅吧?”(薛国平)有些后怕,但按她所走的这条道路并非是通往那宅子的,按照路线来看又似乎感到很熟悉,只是一时也想不起来那个地方。走了一段路后,望见前面的宅子,才使得(薛国平)回想起来,原来薛丽萍去的那地方竟是自己原来的老宅子。也是父亲薛展鹏的家,自(薛国平)易容为了王德顺,而其父薛展鹏因痛失爱子去世之后,这间老宅子一直都无人居住了。今天若不是因为薛丽萍梦游带他至此,他还真忘了自己是薛国平,他还有这么个老宅子,曾经居住过的和薛丽萍,薛展鹏一家的老宅子。宅子门窗上已是积满蛛网、灰尘。另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薛丽萍这么久也都未回过这里,说不准和自己一样也将这地方给遗忘了。为何会梦游至此?难不成是对父亲的思念?还是父亲生前有未了的心愿,托梦于她让她帮其达成?还是。。。。。。(薛国平)不敢再往下想,跟着薛丽萍推门进屋,刚进屋,就觉得头晕眼花,屋内空气很浑浊,弥漫着一种足以让人窒息的味道。只能用手捂住鼻子,透过手指夹缝呼吸,硬撑着跟随进来。只见薛丽萍坐上了一张木椅,那张木椅已烂的不成样子了,而薛丽萍显得毫不在意,半张着嘴巴,嘴唇微动,像是在自言自语什么。(薛国平)上前几步想要听她在说些什么,可听了半天都没听出个所以然来。“梦话,在说梦话”(薛国平)对自己说道。而薛丽萍则站起身,从这一房间走进另一房间,又由另一房间走回这一房间,那另一间房间是父亲薛展鹏的,看着她在房间之间来回走动,(薛国平)不禁觉得好笑,但被紧随其来的笑声吓到,薛丽萍不知梦到何事竟暗自发笑,且笑容极其不自然,脸上因笑而起的皱纹似乎要将她整个脸都撕裂了。薛丽萍没有当他的存在,始终在那发笑。(薛国平)对这笑声有种莫名的熟悉,似曾听过。而并非因为薛丽萍与自己相处久的缘故,他试从记忆中找寻这笑声的渊源,终于他明白了,一年之前,王德顺母亲张爱玲来自己家做客之时因一时欣喜也发出过这样的笑声,难道。。。。。。。尽管(薛国平)不愿意往下去想,但他还是想到了,他顿时觉悟: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人已并非自己的妻子薛丽萍,而是已死去一年之久的王德顺之母——张爱玲,真如传说所述,她真的通过那“鬼书”借了薛丽萍的身体还魂了。(薛国平)想到这,恐惧至极的他本能的掉头往回赶。也顾不得薛丽萍了。那笑声还在此起彼伏的荡漾。。...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tij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